找回密码
 抢先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临云行 通航门户 航空知识 查看内容

“无人机+”背景下 民用无人机产业人才教育培训思考

2018-3-29 18:00| 发布者: 临云行私人飞机| 查看: 3827| 评论: 0 |责任编辑: 临云行·百晓生 |来自: 中国民航网

摘要:无人机产业链相关单位或机构要基于“互联网+”思维,通过开发无人机科普教育网络阵地,面向广大社会公众、航空爱好者、无人机产业的投资者、创业者与行业相关人士全面系统、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地介绍无人机相关的航 ...
  无人机综合集成航空技术、信息技术、控制技术、测控技术、传感技术以及新材料、新能源等多学科技术,未来将有望在部分领域实现对传统工作方式的替代,现已成功应用于农药喷洒、影视航拍、测绘航测、商业表演等诸多领域。“无人机+”是公众参与推动通用航空行业发展的重要领域,是传统行业进行产业转型升级的创新载体,其研发和应用密切关系国家利益、公共安全和公民权益。在“无人机+”大发展背景下,无人机相关专业人才的教育与培训是民用无人机产业实现可持续创新发展的基础性工程。

  一、民用无人机从业人员的职业资质要求

  近年来,民用无人机的生产和应用在国内外蓬勃发展,特别是低空、慢速、微轻小型无人机数量快速增加,占到民用无人机的绝大多数。无人机行业井喷式发展,许多航模和摄影爱好者都购买了无人机。但是,操作无人机不能只按照使用说明书遥控就可以,无人机驾驶员如同其他类别民用航空驾驶员一样,也需要掌握有关法律法规、具备专业的飞行知识和实际操作的技能训练。

  无人机作为智能飞行器,涉及的不仅仅是‘头顶安全’,随意升空飞行作业甚至可能危及公共安全与国家机密。民用无人机安全问题涉及国家安全部门、公安、空军、民航、体育、城管、工商等多部门统筹管理,从业人员的职业准入、教育培训与资质能力应由民航主管部门来主导实施。

  2013年11月,民航局飞标司发布了《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AC-61-FS-2013-20)。2014年12月中国航空运动协会也发布了《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技术等级标准实施办法(试行)》。2015年12月,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出台了《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试行)(AC-91-FS-2015-31)》,要求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应当根据其所驾驶的民用无人机的等级分类,符合咨询通告《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AC-61-FS-2013-20)中关于执照、合格证、等级、训练、考试、检查和航空经历等方面的要求,并依据相关规定运行,否则就是违规操作。2016年7月,为了进一步规范无人机驾驶员管理,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对原《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进行了修订,颁布了《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AC-61-FS-2016-20R1),重新调整了无人机分类和定义(表2),明确了分类管理要求(表3),新增管理机构管理备案制度,取消部分运行要求,对行业协会与局方关于无人机系统驾驶员管理作了细化要求。随着民用无人机行业越来越规范,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的教育培训应遵照现行有效的最新版《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为准。

  目前,行业主管部门对于无人机其他专业技术人才暂无资质能力要求。


  表2 民用无人机系统驾驶员分类管理要求明细表


  二、我国民用无人机教育培训市场的现状综述

  随着无人机行业的飞速发展,民用无人机被应用在更多的专业领域,但我国对无人机产业人才的培养严重滞后。无人机行业人力资源严重匮乏,无人机应用服务领域专业技术人数不足已成为制约无人机行业成长的重要瓶颈。无人机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既需要健全法律法规的制度保障与研发技术创新升级,更需要强化专业人才的教育与培养。当前,我国民用无人机应用服务领域的人才需求主要是无人机驾驶员。据了解,目前国内行业内无人机驾照主要有三种。

  一是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中国AOPA)。在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方面,中国民用航空局在2014年出台了关于无人航空器驾驶员资质的相关规定,除民航局管理大型无人机驾驶执照外,主要由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中国AOPA)按规定负责无人机驾驶员的资质管理。截至2016年12月31日,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总数为10 255个,较2015年增长近4倍,80后和90后是无人机驾驶员的主体。截至2018年1月,我国已取证的无人机培训机构为253家,1家注销,50家暂停运行,实际运行202家(其中2014年成立的14家,2015年27家,2016年78家,2017年82家,2018年1月1家)。同时,AOPA设立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考试点8家(其中中南地区3家,华东地区3家,华北地区2家)。通过中国AOPA授权机构的培训与考核,为培训合格学员颁发《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近年来,AOPA训练机构与获证情况纳入中国民航局飞行标准司正式发布年度《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

表3 AOPA实际运行的无人机驾驶员训练机构培训资质类型统计(2018.01)

  二是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执照(ASFC)。据中国航空运动协会(ASFC)消息称,国家空管委责令国家体育总局对航空模型和7公斤以下的无人机加强管理。国家体育总局下属的中国航空运动协会(ASFC)制定了《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技术等级标准实施办法(试行)》,利用在全国31省市区直属ASFC分会的组织优势,并授权一批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培训及执照考核认定单位,开展了航空模型及微型无人机的培训与考核,学员通过考核可颁发《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执照》,并可以吸收为中国航空运动协会正式会员。此项培训分为固定翼、多轴和直升机三个类别,航模飞行执照分为特级和1级—8级共9个等级。

  三是UTC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操作手合格证。在无人机制造商方面,占全球产业市场80%的深圳大疆创新公司(DJI)于2016年6月正式成立了慧飞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中心,采用由中国航协通航分会与中国成人教育协会联合推出的专注于无人机应用技能的UTC培训体系,分为航拍、植保、巡检、测绘、安防五大专业,已开设无人机巡检、无人机航拍摄影、农业植保机飞行培训、多旋翼无人机电力巡检、无人机公安消防和无人机传媒行业应用等培训课程,并在全国各地通过加盟合作方式在全国各地设立了87家分校,合作院校3家(时间截至2017年12月)。其培训课程除飞行技能、设备维护等内容,还根据各行业岗位实际需求进行各职业特殊技能的专门培训。UTC培训标准由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用航空分会、中国成人教育协会航空服务教育培训专业委员会联合颁布,学员通过相应的培训和考核可获得《UTC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操作手合格证》。

  自2010年以来,国内高校也纷纷为民用无人机产业培养和输出高级技术人才。目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民航大学、西北工业大学、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成都工业学院、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等航空类大学,都设置了无人机研发培训机构,并且着力开展了相关学科专业建设,开发了无人机相关课程,专门培养无人机专业人才。与此同时,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天津市现代职业技术学院、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河北外国语职业学院、乌兰察布职业学院、重庆科创职业学院等近20余所职业院校先后开设了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主要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

  另外,国内各民用无人机主要厂商利用各自的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等开展无人机常识科普,并展示了各类型无人机操作演示视频。“飞兽网”、“无人机学院”、“无人机在线”、“AOPO云”等专业网络媒体积极进行无人机理论知识、安全教育与技术研讨。深圳中科大智、北京蓝天飞扬、全球鹰无人机飞行学院等无人机专业培训公司发展较快,不仅培养无人机驾驶员,还开发了应用工程师、研发工程师、硬件工程师和青少年科普等系列课程。环渤海无人机应用技术职业教育联盟、河南无人机教育产业联盟于2016年相继成立,旨在通过同行业间的交流与合作,优化与规范区域内无人机产业教育培训市场。

  三、我国民用无人机教育培训市场的现实分析

  民用无人机作为通用航空领域的新兴产业,其从业人员与行业运营机构理应纳入航空人员范畴加强资质能力建设。据无人驾驶车辆系统国际协会估计,新兴的无人机技术领域将在全球范围内创造100000个工作岗位,并将于2025产生820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另据国家工信部统计,我国到2018年需要的无人机操作维护等专业人才可达20万人,整个产业链需求可达500万人。近年来,随着无人机拥有者与爱好者的急剧增加,大部分无人机拥有者均为没有经过训练的爱好者,操作者也从原来竞技者扩至消费者群体,因操作不当发生事故的概率增加。昂贵的培训考证费用让广大的无人机爱好者望而却步,一直处于无训练无证的驾驶状态,且目前很多的培训机构培训价格参差不齐,实力也不经相同。

  我国民用无人机产业特别是消费娱乐级无人机市场发展迅速,“黑飞”、“炸机”及不安全事件频频发生,但社会公众与广大航空爱好者只能从报刊、互联网获取碎片化的相关资讯与知识。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无人机数量超过2万架,但一半以上没有拿到无人机驾照,处于“黑飞”状态,社会公共安全危害事件时有发生。特别是近年来国内多个机场遭受无人机“黑飞”扰航事件频发,引发了国家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总体而言,民用无人机航空人员资质能力建设亟待加强,专业院校无人机专业人才培养体系建设相对滞后。当前国内关于无人机的法律法规正在制定中,日趋收紧的管理政策也推动无人机驾驶员通过培训和考试获得合法资质。目前,具备实际操作能力的有资质、懂法规、保安全的无人机驾驶员成为行业市场稀缺人才。除无人机驾驶员外,涉及无人机的其他技术应用从业人员没有关于航空理论、法规政策、安全理念等方面的资质要求。

  事实上,无人机与航空模型是有本质区别,由于生产商近年来的产品模糊了两者的界线。真正的无人机是一种由无线电遥控设备或自身程序控制装置操纵的无人驾驶飞行器,自带“大脑”飞行,可执行超视距任务,最大任务半径上万公里,通过机载导航飞控系统自主飞行。而遥控航空模型有尺寸限制,其“大脑”在地面操纵人员手持遥控器上,通常在目视视距范围内,由操控者操纵完成各种动作飞行。无人机更偏向于军事或民用特种用途,航模则更接近于娱乐和体验飞行,主要用于体育竞技比赛、航空科普研究和教育应用。由管理航模的国家体育总局ASFC协会管理,遥控多轴飞行器就属于此类。正是由于遥控多轴飞行器有了一键起降及导航等新功能,大大提高了操作便捷度。中国AOPA协会是民航局飞标司授权暂代管理小型无人驾驶飞行器系统人员执照。航协的证书的法律依据在于民航局授权它管辖航模运动,航模不得用于商业性经营活动。笔者认为,ASFC航模飞行员执照类似于民航飞行执照体系的私人飞行执照(PPL),AOPA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类似于商用飞行执照(CPL),民航局管理颁发的大型无人机执照类似于航线运输驾驶员执照(ATPL)。大疆创新公司作为制造商主导建立的UTC无人机操作手合格证,主要针对使用大疆无人机系列产品,对其他生产商的产品具有排斥性,通用性不强,有点类似于民航执照体系的机型执照。

  目前,伴随着民用无人机产业的蓬勃发展,我国国内关于无人机驾驶员的培训市场发展迅速。但由于近两年各地加强了对城市机场禁飞区的管控,不少地处禁区范围内的无人机培训机构暂停运行,无人机培训市场有所降温。同时,参照民用有人飞机的从业人员资质管理体系,民用无人机分为固定翼、多旋翼、穿越机等类型,其产业链条中的开发研制工程师、维修技术工程师、行业应用工程师等工种,也应通过“理论+实操” 的培训模式,采用单技能与多技能相结合的学习方式,推出针对能源、安防、搜救、影视、植保等各应用行业领域的无人机培训课程,提供飞手入门、行业进阶和创新应用等全方位培训,进一步完善无人机教育培训市场,让更多的无人机爱好者及从业者认识无人机法律法规,创建安全有序的飞行环境,同时解决社会就业问题和职业教育问题,并针对青少年进行实践与航空知识教育,努力打造无人机应用技能认证体系,以促进无人机行业安全、健康有序发展。

  四、“无人机+”时代 民用无人机人才教育培训体系的构建路径

  国家主管部门应立足于服务通用航空发展的原则,按照民航局加强从业人员资质能力建设的要求,把握民用无人机市场现状与发展趋势,进一步健全的民用无人机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完善民用无人机航空人员资质管理机制,全面系统地构建以无人机应用人才为主的民用无人机专业人才教育培训体系,全方位地培育无人机产业实用型、复合型、创新型的高素质人才,推进无人机的行业应用与创新驱动,为民用无人机产业可持续创新发展提供智力支持与人才资源支撑。

  (一)基于资质要求规范培训标准。在当前无人机“黑飞”、“炸机”等不安全事件频发的现实背景下,结合民用无人机的市场发展与科技创新,围绕无人机行业生态圈的健康发展,融入国家安全法规、航空法规、空域管理、无人机专业知识、行业监管政策及飞行安全管理规定等内容,坚持工作过程导向与理论实践一体化,基于现有无人机培训的课程安排情况,全面分析民用无人机从业人员资质能力要素,由国家主管部门或授权行业协会牵头起草制订民用无人机职业培训课程体系与航空安全教育实施方案,统一规范课程要求、标准教材与与训练大纲,并对无人机产业相关的飞行操作、研发、维修、营销、运营、应用等职业各分门别类地建立培训课程体系,并且对不同行业领域的精准要求时行细化与分析,实施专业性与实用性并重的差异化培训。与此同时,无人机相关职业的培训机构也应规定相应的准入标准要求。

  (二)基于产学融合加强专业培养。目前,无人机行业大部分从业人员来自于航模爱好者或航空爱好者,缺乏全面系统的专业教育。为满足无人机产业的快速发展,需要专业高校或职业院校立足区域经济发展与无人机产业发展,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建设专业和深化教学改革,根据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和《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目录》,坚持理论教学与实操训练相结合的原则,实行“课证融通”,推行“双证书”制度,根据办学情况和专业师资实力分层次、分类别、分方向开设无人机相关的学科和专业,采取“项目引领、校企共育”工学结合人才培养模式,探索构建“校企合作、订单培养、双证融合”的人才培养体系。无人机专业课程学习内容的要参照国家职业技术标准、行业资格考证要求的相关知识和技能,根据专业的应用性特点设置成专业群技术平台、专门技术、综合应用等模块,并且注重实训实践内容。采用任务驱动、项目导向的课程模式,打破传统的学科模式,体现以工作任务为中心、以实践为主线,构建课程学习情境(项目)。学生在完成各个学习情境(项目)中,以完成工作任务的行动来获取专业知识和技能,实现专业课程理论与实践教学一体化,提高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研发维修能力与创新应用能力。

  (三)基于协同创新开展社会职业培训。高等院校或职业院校培养的无人机人才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实际需求,从事无人机专业人才教育的社会专业培训机构要紧密围绕行业应用,根据社会人才市场需求和专业资质能力要求,依据专业应用开设在职培训课程,注重专业性和实战性,除飞行操控外,还要设置行业应用技术的相关课程,开发全方位的非学历培训项目、资格认证培训项目,针对行业应用可为客户专门开发定制化课程,提供新飞手入门、行业进阶、设备维护等全方位培训,结合农林植保、遥感测绘、警务执法、电力巡检、影像制作、环保监察等无人机应用领域具体的岗位要求,注重开展无人机空地通信、无人机智能检测与信息数据处理技术、反无人机技术和无人机应用示范等方面的专题培训,要精准化培养无人机应用及管理等方面工作的高级技能人才,探索建立健全符合社会需要和无人机行业特点的成人教育体系,以满足我国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无人机人才需求。

  (四)基于“互联网+”开辟公众科普网络平台。由于消费级无人机组装操作相对简单,有近一半无人机玩家只是从网络或媒体了解支离破碎的常识,没有经过系统专业的教育培训,缺乏法规知识与安全意识。面向群体庞大的公众,无人机人才教育培训是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对于操作不需要证照管理的轻小型无人机的初学者及社会大众而言,必需经历专业的无人机科普常识教育,让公众或爱好者了解航空理论知识、无人机基本知识、通用技术要求、使用注重事项等内容,循序渐进的掌握无人机基本技术。无人机产业链相关单位或机构要基于“互联网+”思维,通过开发无人机科普教育网络阵地,面向广大社会公众、航空爱好者、无人机产业的投资者、创业者与行业相关人士全面系统、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地介绍无人机相关的航空理论知识、行业监管政策法规等知识,以促进我国民用无人机产业依法依规发展,有益于繁荣通用航空文化与扩大行业人才基础群体。(中国民航网智库专家 张洪)

  (注:原文已在《民航管理》2018年第3期发表)

通用航空新闻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云友评论

推荐阅读

QQ
云行超人
新版App
即将全新上线
手机扫一扫
关注临云行
返回顶部